微发布 邢台法院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典型案例

时间:2022-06-21 09:55:22

  微发布 邢台法院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典型案例近年来,邢台法院高度重视对未成年人权益的保护,两级法院全部成立了少年家事审判庭(团队),大力推动涉未成年人审判和家事审判融合发展,严厉打击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行为,2020年以来连续两年公开发布了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典型案例。在2022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到来之际,结合《家庭教育促进法》实施情况,再公开发布一批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典型案例,旨在发挥典型案例的评价、指引、警示、教育功能,促进社会和谐健康发展。

  【基本案情】被告人赵某与未成年被告人杨某某、付某(案发时不满十六周岁,另案处理)、史某某(案发时不满十四周岁,另案处理)相识并一起玩耍。付某、史某某因缺钱花向赵某提议到其自己家中盗窃,后赵某驾驶汽车伙同杨某某、付某、史某某等多次到付某、史某某家中盗窃。经鉴定,被盗物品的总价值为人民币14600元。

  【裁判结果】被告人赵某、杨某某的行为均构成盗窃罪,鉴于二被告人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接受处罚,对其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赵某、杨某某案发后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并获得其谅解,对该二被告人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杨某某在案发时未满十八周岁,系未成年人,对其应当从轻处罚。最终被告人赵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被告人杨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

  【典型意义】未成年人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既有自身心智发育尚不健全、尚不具备完全辨认、控制能力的原因,也有家庭环境等方面的原因。因此我国刑法明确规定,对未成年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本案正是基于未成年被告人杨某某如实供述罪行、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谅解、犯罪时系未成年人等法定和酌定从宽情节,对其依法作出上述判决,给被告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促使其悔过自新,不再重蹈覆辙,成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和社会的有用之才。

  【基本案情】2005年6、7月份,被告人饶某某与赵某某、吴某某、郑某某(三人均另案判决)共同商议,由赵某某将其工友之子骗出后卖给饶某某的妹妹。2005年7月3日上午,赵某某以给孩子买东西为由,将工友的儿子李某(一周零六个月)带出,后四人将李某带到外地,由饶某某交给饶某芳(饶某某妹妹,另案处理)、任某某夫妇抚养。2020年11月5日,饶某某主动投案。

  【裁判结果】被告人饶某某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典型意义】本案是一起利用熟人关系拐卖儿童的共同犯罪典型案例。防人之心不可无,被害人一家正是因为对方是熟人而放松了警惕,才使得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机,对此应引以为戒。国家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始终保持高压态势,2022年3月1日起至2022年12月31日,公安部决定开展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专项行动,以切实行动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基本案情】被告人尤某某明知被告人程某某(未满十八周岁)将银行卡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为谋取非法利益而将其名下的建设银行卡、工商银行卡各一张借给程某某,由程某某实施帮助他人转账、套现、取现行为。尤某某违法所得1200元。程某某违法所得3500元。

  【裁判结果】被告人尤某某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而为其犯罪提供支付结算帮助,情节严重,法院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被告人程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典型意义】围绕信息网络犯罪,诱发、滋生了大量上下游关联违法犯罪,为其他犯罪行为提供了各种“服务”和“支持”。对该类犯罪重拳打击,体现了司法机关对信息网络犯罪关联犯罪从严惩处的态度。未成年人应明辨是非,不应贪图小利,社会、学校和家庭要形成合力,共同教育、引导未成年人知法守法懂法,避免未成年人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基本案情】2021年6月18日20时许,被告人秦某某在某跆拳道培训中心对一女学员(未满十四周岁)进行抬腿动作训练时,临时起意将其叫到二楼大厅的柱子后面,摸其隐私部位,遭到反抗时秦某某才将手拿开。

  【裁判结果】被告人秦某某作为经营跆拳道馆的教练,对学员负有训练指导、保护等特殊职责,其利用教学的职业便利猥亵未满十四周岁的女童,严重侵害女童的身心健康,其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依法对其酌定从重处罚。根据秦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当庭自愿认罪并取得被害人谅解等情节,判决秦某某犯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禁止秦某某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从事与教育教学相关的职业,期限五年。

  【典型意义】教师本承担着教育、保护未成年人的特殊职责,但个别品行不端、道德低劣的人员,利用教学的职业便利对未成年人实施性侵犯罪。鉴于性侵型犯罪的被告人再犯罪的可能性较大,为保护未成人的身心健康,《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第一条规定,对于特殊职责人员利用职业便利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特定义务的犯罪,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规定禁业期限。

  【基本案情】张某乙与吴某某于2018年11月28日登记结婚。张某甲系张某乙与吴某某之子,于2019年8月26日出生。2019年12月31日,吴某某与张某乙因吵架分居,留下张某甲随张某乙生活,吴某某未支付过抚养费。张某甲向法院起诉要求吴某某支付抚养费每月1500元。

  【裁判结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四十三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拒不履行抚养子女义务,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请求支付抚养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吴某某与张某乙分居后,张某甲随张某乙生活,吴某某未支付抚养费,现张某甲请求吴某某支付抚养费。法院审理后,根据张某甲的生活支出、吴某某的负担能力和收入情况,判决吴某某支付张某甲的相应抚养费。

  【典型意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的,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有要求父母给付抚养费的权利。”为充分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司法解释规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怠于履行抚养义务的,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有权利请求支付抚养费。在婚姻生活中,即使夫妻双方存在矛盾而分居,父母也要积极履行对子女的教育、抚养义务,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提供基本的生活、物质保障。

  【基本案情】马某与刘某原系夫妻,双方于2008年协议离婚。在协议中约定:儿子马小某由马某抚养,由刘某每月支付抚养费500元,直到18周岁为止。刘某可探望孩子2次/月,如刘某每月探望孩子不够两次,刘某有权拒付当月抚养费;马某不得无故拒绝刘某探望孩子。刘某支付一个月抚养费和部分医疗费后就不再支付了。后马某带孩子去了外地并拒绝刘某继续探视孩子。后马某提起诉讼要求刘某支付抚养费,刘某应诉要求探视子女。

  【裁判结果】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依法作出判决,并对刘某与马某发出了家庭教育令,责令刘某按时支付抚养费,马某配合刘某行使探视权。

  【典型意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施行后,家庭教育由传统的“家事”上升为新时代的“国事”,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对存在怠于履行监护职责,以及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等情形的,人民法院将积极采取多种司法方式如发出家庭教育令等纠正不当行为,多措并举,充分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基本案情】1999年游某与尹某登记结婚,2000年生育女儿现已成年,2007年生育儿子尹小某(智力残疾)。现游某起诉要求离婚,尹某不同意离婚。

  【裁判结果】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受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市妇联,信都区妇联派出家事案件调查员通过入户走访、与当事人及村干部交流、座谈等方式,对夫妻感情、子女抚养问题等情况进行了调查,出具了家事案件调查报告。调查结论为:游某与尹某的夫妻感情已经破裂,儿子尹小某由游某抚养更为合适。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并参照调查报告依法对本案作出判决。

  【典型意义】推行家事调查员制度,是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司法便民利民十件实事之一。2022年以来,邢台中院与市妇联等单位合作,在离婚、抚养、赡养等家事案件中引入家事调查员参与化解纠纷,形成多元化解合力,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家事调查员开展家事调查,不但可以提升调查工作的质效,而且更容易被当事人所接受,既能更好地化解矛盾,也能使法院更加客观地了解案情,以及案件背后隐藏的原因,有利于法院更加公正的判决,也有利于案结事了。

  【基本案情】腰某和马某于2016年5月办理离婚登记,并签订了离婚协议。离婚协议约定:婚生子腰某甲由马某抚养,男方腰某不支付任何费用,腰某可随时探望腰某甲。之后,腰某甲一直由马某抚养。2021年7月,腰某突然将儿子腰某甲带到异地随其生活,并为腰某甲进行了转学。马某知情后随即报警,在公安机关处理期间腰某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变更腰某甲抚养权和监护权,由腰某抚养儿子腰某甲。

  【裁判结果】一审法院判决:腰某甲由腰某直接抚养,马某不负担抚养费;马某提出探望腰某甲,腰某应当协助并提供便利。马某不服一审法院判决,遂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应否变更腰某甲的直接抚养权,应综合考虑腰某和马某的抚养意愿和抚养条件。腰某和马某在协议离婚时已就腰某甲的抚养问题作出约定,双方按约定履行至今已五年有余,腰某甲已经形成较为稳定的生活环境,且马某现生活状况和条件与离婚时并无较大变化,马某并无不适宜抚养子女的情形,其既有抚养腰某甲的意愿,也有抚养条件,变更腰某甲已经生活多年的生活环境并不利于其身心健康成长。即使诉讼期间腰某甲随父亲共同生活,但其通过抢夺达到腰某甲随其生活的事实,有违社会公序良俗,不足以支撑腰某甲随其生活更有利于身心健康的诉讼理由。因此,基于不改变孩子现有生活环境的原则,腰某甲随同母亲马某共同生活更符合其最大利益。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腰某的诉讼请求;腰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腰某甲交由马某抚养。

  【典型意义】夫妻双方离婚后不直接抚养未成年子女的一方,强行将未成年子女带走形成与其共同生活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变更抚养人的案件,应坚持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则进行综合评估,不能简单机械将现共同生活事实作为变更抚养权的依据,要综合考虑争取抚养权的目的、过程、方式,并充分顾及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长,防范物化未成年人的不良倾向;对于已满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的真实意愿要予以尊重,但也要注重审查其意愿的真实性,尤其要考虑未成年人因年龄、阅历、智力有限而出现意愿表达不真实、不稳定、不成熟、不利于自身健康和长远发展的可能性。

  【基本案情】王某与李某均系二婚,于2005年经人介绍认识后登记结婚,婚后双方共生育三名子女,并有共同财产、债务若干。因家庭琐事产生纠纷,双方于2021年正月开始分居,分居后三个子女均随被告李某一起生活。王某以感情不和为由起诉离婚,并要求对子女抚养和财产问题依法判决。

  【裁判结果】综合考虑两人虽均系二婚,但共同生活近二十年,并生育有三名子女,现双方感情出现问题,但仍应以调解为主,从而减轻对子女心理上的伤害。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调解意见:双方离婚,三个孩子均由李某抚养,并对财产、债务作出处理。

  【典型意义】民法典规定,在审理离婚案件时,应“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原则……”。本案涉及三名未成年子女,经征询三个孩子的意见,三个孩子均表示不愿分开生活,愿共同随一方生活。生活环境是成长的重要条件,三个孩子自出生未分开过,现均已年满八周岁,为实现三个孩子共同的愿望,充分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不改变孩子的生活、学习环境,经多次释法明理和调解,最终双方达成调解,三个孩子均跟随李某直接生活,真正将有利于未年成子女的原则落到实处。

  【基本案情】周某甲系周某乙儿子。2016年12月21日段某与周某乙协议离婚,协议中约定:儿子周某甲归马某抚养,周某乙不承担抚养费用,周某乙随时可以看望孩子。2019年2月13日周某乙与段某达成补充协议并在公证处进行公证,该协议中约定:儿子周某甲由段某抚养,周某乙每月15日至20日支付1000元抚养费。后周某乙按照协议给付了周某甲2019年2月份抚养费,自2019年3月至今再未给付抚养费,双方形成诉讼。

  【裁判结果】离婚后,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教育、保护的权利和义务;子女由一方直接抚养的,另一方应当负担部分或者全部抚养费,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商,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周某乙与段某协议离婚约定,周某甲抚养费由段某负担,周某乙不负担抚养费,该协议约定合法有效。后段某与周某乙经公正协议,约定周某乙每月支付周某甲抚养费每月1000元,该协议系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依然合法有效,故法院支持周某甲的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近年来,离婚案件增多,一个家庭的解体,受冲击最大的就是缺乏独立生活能力的未成年子女。婚姻关系的解除并不影响双方对子女的抚养、教育义务。法院通过此类案件的审理和执行,有力保护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本案以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为宗旨,通过判决使未成年人周某甲及时获得相应的抚养费,保障了其基本的生活条件,最大程度上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