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法院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典型案例

时间:2022-06-08 17:29:37

  江门法院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典型案例邓某,61岁,小学文化,在幼儿园担任保安工作。某日工作期间,邓某见就读该校一女童单独玩滑梯,趁四周无人抱起被害人实施猥亵。被害人回到家中将告知母亲,母亲报警处理。之后,公诉机关根据监控、证人证言和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等证据证实。公诉机关以猥亵儿童罪指控邓某并建议适用从业禁止令。蓬江法院经审理认为,邓某猥亵未满十四周岁的儿童,其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对不满12周岁的被害人实施猥亵犯罪,应当从严惩处,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邓某违背职业道德和要求,利用担任幼儿园保安的职业便利猥亵儿童,根据其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对其处以从业禁止,禁止被告人邓某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五年之内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职业。

  未成年人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进入新时代,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更加重视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社会各界对未成年人保护更加关切。国家颁布了《中国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家庭教育促进法》等一系列维护未成年人权益法律法规。根据保护未成年人相关规定,法院根据被告人的职业性质与犯罪行为的联系,为预防其以同样手段再次对未成年人实施侵害,除判处有期徒刑刑罚之外,同时判处其就业限制,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五年之内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职业。与此同时,蓬江法院延伸司法职能,发出有针对性、有指导性的司法建议督促案发地点幼儿园加强安保,预防和减少同类案件再次发生,为未成年人安全、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

  2020年3月份开始,林某华等社会人士,通过提供盗窃交通食宿费用、收赃销赃分赃等条件,结伙组织、教唆未成年人入户盗窃他人财物,多次组织、教唆在校学生、辍学少年等未成年人入户盗窃他人财物。涉案财物价值人民币16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林某华等人利用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易受引诱、教唆的特点,组织、教唆未达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在全国范围内长期流窜作案,其行为不仅严重危害社会治安,亦严重影响了被引诱、教唆的未成年人的身心发育,犯罪行为社会危害性大,犯罪情节恶劣,依法应从重处罚。蓬江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林某华有期徒刑六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这是一起典型的成年被告人利用、领导未成年人实施的入室盗窃的团伙作案。林冠华等成年被告人为降低自身犯罪成本,利用未成年人法治观念淡薄、对违法犯罪危害认识有限、自我保护能力不足、社会经验缺乏、容易受到社会不良风气影响的特点,引诱、教唆、拉拢多名未成年人长时间全国范围内流窜作案。表面上看,涉案未成人实施了盗窃行为,是施害人,但其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被害人”。在犯罪集团中,因林某华等成年被告人处于强势地位,在犯罪集团中起管理作用,利用未成年人不敢反抗,容易控制的特点,在犯罪集团内部实施严格的层级管理,对不服从管理的成员实施殴打、恐吓,严重扭曲未成年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盲目长期跟从被告人实施盗窃。该团伙严重损害未成人的身心健康成长、严重危害社会和谐稳定,依法应当从重处罚。

  黎某怡、张某平以及小兰(未成年人)为发泄情绪、逞强耍横,在公众场所持械随意殴打小希(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情节恶劣,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新会法院分别判处黎某怡、张某平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二年。法院在审理中发现,参与作案的未成年人小兰及被害人小希均存在无故夜不归宿、交友不当、进出与年龄身份不符场合等不良行为,父母监护失职,为纠正其不良行为,督促家长依法履行家庭教育职责,新会法院分别向小兰、小希家长发出《家庭教育令》。

  未成年人犯罪通常与成长环境及教育失当有着密切关系,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的施行,家庭教育有法可依,标志全面开启“依法带娃”时代。新会法院主动延伸司法职能,发出全省首份家庭教育令,有力督促父母家庭教育责任落实,共同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同时,与妇联、教育局等部门共建涉未成年人案件家庭教育工作联动机制,凝聚合力,以实际行动筑起法治保护网,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

  4.未成年人相互争执致伤监护人须担责——李某与余某、余某、伍某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未成年人小贤、小豪在某小学旁边的小卖部门口争抢美工刀,期间小贤不小心被美工刀划伤。经司法鉴定,小贤所受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受伤后,小贤被送往医院治疗,住院五日,产生了医疗费等支出。小贤认为是小豪从书包拿出美工刀将其划伤,遂诉至法院,要求小豪赔偿各项损失合计2.3万元。台山法院认为,对小贤受伤造成的损失,应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认定责任。一方面,美工刀属于学校禁止携带的物品,小豪在明知美工刀不能携带的情况下,仍在小卖部购买,且在公共场合拿出,在本次事故中存在一定过错。另一方面,小贤应当意识到打开的美工刀在争抢过程中容易发生意外,依旧互相打闹争夺危险物品,导致本次事故发生,应当承担部分责任。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酌情确定小豪承担70%的责任。由于小豪是未成年人,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造成他人损害,其父母余某、伍某作为监护人应承担赔偿责任,故法院判决余某、伍某赔偿小贤医疗费等各项损失合计8000元。

  未成年人心智发育并未成熟,生活中好动但又缺乏自我保护的意识与能力,父母作为监护人负有教育、保护的义务。本案审理法院通过判决未成年人父母承担赔偿责任,一方面弥补了受伤未成年人的经济损失,彰显司法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价值理念,有助于未成年人形成自我保护的意识;另一方面对未成年人父母的监护不力进行了惩罚,增强父母的责任意识,促使社会形成严格落实监护责任的良好氛围。

  2020年12月,张某与梁某因感情不合办理了离婚手续,儿子由父亲梁某抚养,女儿由母亲张某抚养,双方均可行使探望儿女的权利。后张某因未能如期探望儿子,诉至法院,经法院审理支持了张某的诉讼请求,可每月探望孩子两次。梁某未按生效判决履行,案件进入执行阶段。恩平法院考虑到探望权的特殊性不宜强制执行,经深入调查发现,由于梁某忙于生计,孩子更多是由梁某的父母及哥嫂照顾,梁某家属担心张某较长时间没有与孩子相处,变换生活环境不利于孩子的稳定成长。法院从情理和法理角度做梁某家属的思想工作,引导梁某及其家属换位思考,共同为孩子的成长营造良好的氛围环境。最终梁某同意配合法院,根据孩子的生活习性和作息时间,重新约定时间由张某探望孩子。

  探望权纠纷案件“易判难执”,探望权案件的执行因牵涉到很强的人身依附性,强制执行虽然案件执结能一时解决问题,但长远来看矛盾隐患仍在,不利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人民法院在办理此案中,坚持以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为原则,保障探望权的行使,让非抚养一方能够定期与子女团聚,有效弥合因家庭解体给子女造成的感情伤害,减少父母离异对未成年子女在身心健康方面的二次伤害,彰显了对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的温度。

  2020年11月,黄某驾车与行人王某发生碰撞,造成王某当场死亡。经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黄某对此次交通事故负全部责任,王某无责任。2021年3月,法院生效判决认定以交通肇事罪判处黄某有期徒刑三年。2021年4月,王某的母亲鞠某和未成年的女儿小芳就涉案交通事故给其造成损失提起民事诉讼。同年6月,法院生效判决认定黄某向鞠某、小芳赔偿124.9万元。经法院强制执行,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线月,鞠某、小芳向法院提出国家司法救助申请。经查,王某遇害后,其母亲和女儿的生活失去经济来源。现肇事司机黄某已被判刑,因其无财产可供执行,并未向两申请人支付任何赔偿款,造成两申请人生活困难。鹤山法院认为,申请人鞠某、小芳因家属王某遭遇交通事故致死而引起的损害赔偿案件,无法通过诉讼、执行获得有效赔偿,已使申请人生活陷入困难,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的规定,决定给予司法救助。结合当地生活水平及两申请人的基本情况,酌情给予两申请人司法救助金3万元。

  此案交通事故导致王某死亡,让家庭失去了唯一的生活来源,加上肇事司机无财产赔偿,使王某正在读书的未成年女儿和母亲陷入生活的现实困难。人民法院在办案过程中主动宣讲国家司法救助有关法律政策,及时启动救助程序,结合实际情况,依法给予司法救助金,有效缓解了两申请人生活困难。发放救助金后,人民法院又积极协调民政等相关部门,给予社会救助,为她们持续性提供帮扶,也有效保障了王某平能够继续接受良好教育。案件取得良好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彰显了人民法院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司法担当。